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紅十字運動傳播>>紅十字運動標志

    紅十字運動標志


    紅十字、紅新月是世界上兩個最被廣泛承認的標志。紅水晶是在這兩個全世界周知的標志外新增加的標志。紅十字標志,是紅十字運動的象征,是當今世界上體現的人道和同情。

    一、標志的含義

    紅十字運動標志的含義有兩項,一是保護性,即表明這是一個受到國際人道主義法律保護的人和物,不應受到攻擊的人和物;二是標明性(識別性或指示性),即表明這是與紅十字有關的人和物。帶有這一標志的人和物,在法律上即享有權利,同時也承擔有義務。權利是受到一系列法律的保護,義務是遵守該標志對他們行為所作的種種限制與約束,避免主動參與任何敵對行為。

    紅十字運動標志的含義,決定了標志的神圣性。紅十字標志除了這自身的作用外,不傳達任何其它信息,更不傳達任何含有政治意識形態或宗教特征的信息。

    二、標志的由來

    (一)紅十字標志的由來
      在1863年10月召開的日內瓦國際會議上,傷兵救護國際委員會幾名成員提出一項議案:以印有紅十字的白色袖章作為醫務人員的保護性標志。1906年7月6日修訂的日內瓦公約則明確規定:為對瑞士表示敬意,白底紅十字之旗樣,系將其聯邦國旗翻轉而形成者,留作武裝部隊醫務部門之標志與特殊記號。紅十字標志首次在戰爭中被采用是在1864年3月普魯士與丹麥之間的日勒蘇益格戰役。紅十字國際委員會乃至整個紅十字運動很快就以此而聞名于世,產生了巨大的道義力量和法律效應。
    (二)紅新月標志的由來
    在1876年土耳其與俄羅斯戰爭爆發時受到了挑戰。土耳其奧斯曼帝國當局通知紅十字國際委員會,它將采用紅新月(代替紅十字)來標明自己的救護車輛,但它仍然尊重保護敵方救護車輛的紅十字標志,理由是,……‘紅十字’是對穆斯林士兵的褻瀆。并且含蓄地表示,“如果所提出的修改不被接受,它就無法強令自己的軍隊尊重日內瓦公約。”紅十字國際委員會考慮到救護傷兵的緊迫性,提出暫時接受紅新月標志,到這場戰爭結束時,這個標志要隨之終止使用。與紅十字國際委員會的愿望相反,土俄戰爭結束了,紅新月標志并未終止使用。
    1899年海牙和平會議,波斯(即現在的伊朗)國代表提議采用另一種保護標志--“紅獅日(紅獅與太陽)”。這個問題在1929年的外交會議上達成初步妥協的解決辦法。到1980年9月,伊朗伊斯蘭共和國宣布它的軍隊醫務部門廢止紅獅日標志,改用紅新月標志(但有保留),這樣就又恢復到以前只有兩種標志的狀態:紅十字和紅新月。
    (四)紅水晶標志的由來
    標志問題一直是困擾紅十字運動發展的難題之一。最為突出的是以色列因堅持使用“紅大衛盾”作為其紅會的標志和名稱而不能成為紅十字運動的正式成員;哈撒克斯坦和厄立特里亞因種族和宗教原因要求并列使用紅十字與紅新月兩個標志,面臨同樣不能加入紅十字運動的境況(目前,哈薩克斯坦紅新月會和厄立特里亞紅十字會已分別確定使用紅新月標志和紅十字標志;以色列紅大衛盾組織已于2006年成為本運動正式成員)。

    關于新標志的情況反映出兩個問題:一是紅十字運動的統一性與標志的多樣性的矛盾日趨嚴重;二是紅十字運動擬增加新標志的設想,是一種順應時代變化的積極和務實的行動。

    2005年12月,作為日內瓦公約存放國的瑞士政府召集各締約國在日內瓦召開外交大會,以投票表決的方式通過了第三議定書(第三議定書稱新標志為“第三議定書標志”,是“一個白底紅色邊框的豎立正方形”)。2006年6月,在日內瓦召開的第29屆紅十字國際大會上,309個代表團對決議草案(決議草案正式將第三標志的名稱定為“紅水晶”)進行投票,決議以超過2/3贊成票得到通過。在隨后召開的國際聯合會特別大會上,全體與會代表用鼓掌方式一致通過接納巴勒斯坦紅新月會和以色列紅大衛盾組織為本運動第184和185個正式成員。2006年7月14日,瑞士成為交存第三議定書批準書的第二個國家,依照規定(第三議定書第十一條第一款:本協議書應于兩份批準書或加入書交存后六個月生效),六個月后,即2007年1月14日,紅水晶標志正式開始啟用。

    三、標志的法律地位及基礎
    紅十字運動標志體系經歷其自身的歷史發展與變化之后,在當今世界已具有堅實的法律地位,其基礎包括以下三個方面:

    (一)國際人道法文件

    日內瓦四公約及其附加議定書都屬國際條約,都明確承認紅十字、紅新月、紅獅與太陽、紅水晶標志的使用具有國際法的效力,非經簽字國一致同意不能修改。這就是說,這些以條約固定下來的標志,通過國際法的形式,保證了它們的保護作用不被侵犯。

    (二)紅十字運動規章

    對標志體系的使用起決定作用的法律基礎的第二方面是紅十字運動自身的規章制度。

    這些規章制度中最重要的是《各國紅會使用紅十字或紅新月標志規則》。這個規則是1965年在維也納召開的第20屆紅十字國際大會上通過(1991年代表會議修改),日內瓦公約簽字國代表一致同意的,因此具有國家認可的法律作用。

    (三)標志的普遍適用性

    標志法律基礎的第三方面,是標志的保護性目的和作用有著普遍的適用性。 150余年來,紅十字運動標志在世界范圍內一直被看成是向處在危難中的人們提供幫助、保護、庇護和救濟的象征,并在更廣泛的范圍內得到了普遍的承認。可以說,標志的這個普遍適用性(普遍使用和認可),既不同于前面兩個法律基礎,又是對兩個法律基礎的有力補充。

    1949年日內瓦公約(第一公約第54條)要求各締約國采取必要措施(包括國內立法),防止和取締對標志的各種誤用和濫用行為,并視其為要強制遵守的國際義務。1977年日內瓦外交會議通過的日內瓦公約第一附加議定書又對這項義務提出進一步的要求,把蓄意違反規定濫用紅十字與紅新月標志以至造成人員傷亡或健康損害的行為定為違反國際法的戰爭罪行。同時,還對濫用保護性標志與濫用標明性標志作了界定。

    在我國,1993年10月31日第八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四次會議通過,2017年2月24日第十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二十六次會議修訂通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紅十字會法》,1996年1月29日國務院和中央軍委發布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紅十字標志使用辦法》,以及各省、自治區、直轄市的地方法規都對紅十字標志的使用做出了明確規定,在國內法規方面已形成了比較完整的體系。

    四、標志的使用

    常見的紅十字與紅新月標志的圖案,規格不盡統一。我國使用紅十字通常采用由五個大小相等的紅色正方形拼合而成(《中國紅十字會章程》規定)。2006年6月,國際聯合會出版了《紅十字、紅新月和紅水晶標志設計指南》,對紅十字、紅新月和紅水晶標志設計的比例、顏色、襯底等做了說明,對紅水晶如何與紅十字、紅新月組合使用等均做了相關規定。

    根據1949年日內瓦公約(第一公約)和1977年附加議定書(第一議定書)的規定,標志的具體使用辦法如下:

    (一)保護性使用

    作為保護性標志,它在戰時是代表日內瓦公約的符號,是根據日內瓦公約規定向人和物(醫務人員、醫務部門、車輛和設備)提供保護的象征。其使用權基本上屬于各締約國及其軍隊的醫務部門,以及向軍隊醫務部門提供幫助并得到正式承認的救助機構,特別是各國紅會都可以使用這一保護性標志。但只能在武裝沖突時使用,而且必須根據軍方的指示進行標示。

    紅十字國際組織,即紅十字國際委員會、紅十字會與紅新月會國際聯合會及所屬人員,無論他們是不是醫務人員,在任何情況下都有權使用這一標志。

    在用作保護性標志時,它在所標示的建筑物或車輛上的尺寸要相對大一些,以便從遠處即可識別。例如,可以標示在醫院的房頂、醫療船的甲板和兩側、運送傷員和醫務人員的車輛的四周及頂部。醫務人員必須穿著印有這一標志的長罩衫或佩戴印有這一標志的袖章。

    (二)標明性使用

    作為標明性標志,它僅僅表明帶有這一標志的人或物同紅十字運動有一定聯系,但不一定受日內瓦公約的保護。因此,其尺寸也相對小一些,在使用時,要在一定程度上避免與保護性標志混淆。不過,大尺寸的標志也不是一概不能使用,例如,進行救災活動時,為了讓人明顯地識別急救人員,就可以使用較大尺寸的標志。

    一般地說,在和平時期,各國紅會在符合本國法律的情況下,可以把這一標志作為標明性標志。在戰時,他們仍可繼續把它用作標明性標志,但不能引起混亂,使人們錯把它當做保護性標志。各國紅會更不能利用此標志從事與國際大會規定的原則、宗旨相違背的活動。

    標明性標志的使用,一般包括幾種情況:

    1、附屬標志:可以用在旗幟、帶有地址的標牌、汽車牌照、工作人員徽章等物品上,標明某人某物屬于某國紅會。

    2、裝飾標志:可以用在各國紅會頒發的勛章、獎章和其他獎品、出版物或裝飾性圖畫上。

    3、聯想標志:可以用于急救站、道路旁邊、體育場內或其他公共設施上以及向傷病平民提供免費醫療的救護車上。

    對標志的不正當使用必須堅決限制、取締和懲處。

河北时时彩推荐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