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紅十字運動傳播>>國際人道法簡介

    國際人道法簡介


    國際人道法是紅十字運動創始人享利·杜南先生將倫理學與法學相結合并運用于戰爭的杰出創舉,這一創舉成功地將人道主義——對人類的深切同情——從倫理學范疇引伸到法律學范疇,并對戰爭進行制約,旨在減輕戰爭的殘酷性,保護人的生命和健康。

    十九世紀中葉以前,法律與戰爭被認為是水火不相容的,因為戰爭是對正常秩序——倫理或法律的破壞。在戰爭中偶爾出現的某些帶人道主義色彩的協定,如交換戰俘、不虐待戰俘,保護傷員等等,都取決于戰地指揮官相互之間的臨時協定,適用于戰爭中某一特定場合的互惠性交換,缺乏保障與監督,很容易被破壞,極不穩定。

    一、國際人道法溯源

    國際人道法的起源涵攝在紅十字運動的起源中。1859年在意大利北部爆發的戰爭,其殘酷性使享利·杜南先生感到震驚,一個“中立”的概念在他心中萌生(紅十字運動的起源在第一講中已有敘述,此處不再重復)。重要的是,這位紅十字運動的創始人認為,必須將“中立”概念納入一部國際法法規,使其具有監督與保障的法律效力。

     在1863年成立的“傷兵救護國際委員會”的促動下,1864年12個國家在日內瓦簽訂了《關于改善戰地武裝部隊傷者及病者境遇之日內瓦公約》,以后,各國相繼承認了此公約。

     這部公約又稱《紅十字公約》或《陸地公約》,雖然很簡單,只有10項條款,卻代表著人道主義法的誕生,是人類歷史上的一個重要里程碑。從此以后,救護車、軍隊醫院、醫務人員都被視為“中立”的,都應得到交戰國的保護與尊重;傷兵無論屬于哪一個國家,都應得到收容與照顧。違反了這個公約的規定,即被視為犯有“戰爭罪”,應予起訴與審判。

    二、國際人道法的外延

     自1864年第一日內瓦公約產生至1977年,又相繼產生了第二、三、四日內瓦公約及兩部附加議定書。四部日內瓦公約是:

     ——1864年在日內瓦簽定的《關于改善戰地武裝部隊傷者及病者境遇之日內瓦公約》(又稱第一日內瓦公約,簡稱《陸地公約》)。

     ——1899年在海牙簽定的《關于改善戰地武裝部隊傷者、病者及遇船難者境遇之日內瓦公約》(又稱第二日內瓦公約,簡稱《海上公約》)。

     ——1907年在海牙簽定的《關于戰俘待遇之日內瓦公約》(又稱第三日內瓦公約,簡稱《戰俘公約》)。

     ——1949年8月在日內瓦簽定的《關于戰時保護平民之日內瓦公約》(又稱第四日內瓦公約,簡稱《平民公約》)。

      由于1949年8月的外交會議根據新的形勢對前三部公約的文字作了修改,對條文作了新的排列,因而,上述各公約都被統稱為1949年8月12日日內瓦四部公約。

    兩部附加議定書指的是從1974年至1977年在日內瓦連續召開的“關于重申和發展國際人道法”的外交會議而簽定的兩部條約,比四部日內瓦公約前進了一步,更具普遍性。

    三、國際人道法的內涵

     國際人道法是總稱,其外延如上所述,即四部日內瓦公約及兩部附加議定書。其內涵包括一系列規則,用以保護那些在武裝沖突時沒有參與或退出敵對活動的人,限制戰爭所用的方法和手段。

     四部日內瓦公約和兩部附加議定書內容繁多,各有側重點,僅1949年8月12日四部日內瓦公約就包括429項條款,第一附加議定書的條款涵涉對國際性沖突中的受難者進行保護,第二附加議定書的條款涵涉對非國際性沖突中的受難者進行保護。為了人們易于領會國際人道法的基本精神,促進其傳播,有關專家將繁多的條款總結為七條,現列述如下:

    1、失去戰斗能力的人,已退出戰斗的人及未直接參與戰斗的人,其生命及身心安全,均有權受到尊重。在任何情況下,他們都應受到不加任何區別的保護與人道對待。

    2、禁止殺害或傷害投降或已退出戰斗的敵人。

    3、沖突各方應集合在其控制下的傷者和病者,加以照顧。保護對象還應涵蓋醫務人員、醫療設施、醫務運輸及醫療設備。紅十字或紅新月標志,即為此種保護的符號,必須予以尊重。

    4、在敵對一方控制下的被俘戰斗員和平民,其生命、尊嚴、個人權利與信念,均應受尊重。他們應受到保護,免受各種暴力與報復行為的傷害。他們應有權與家人通信,以及接受救援。

    5、每個人都有權享受基本的司法保障。任何人都不應為他所沒有做的事情負責,也不應遭受肉體上或精神上的酷刑、體罰,或殘酷或侮辱性的待遇。

    6、沖突各方及其武裝部隊成員選擇戰爭的方法與手段均受到限制。使用具有造成不必要損失或過度傷害性質的武器或戰爭方法,均受禁止。

    7、沖突各方在任何時候均應將平民群眾與戰斗員區分開來,以避免平民群眾及平民財產受到傷害或損害。不論是平民群眾或平民個人,都不應成為攻擊的目標。攻擊應只針對軍事目標。

     國際人道法的發展

     指1977年以來的發展。由于領土、宗教、種族和民族等方面的矛盾、紛爭,科學技術的日益進步,世界上武裝沖突的頻度與烈度有增無減,受害者境況更加悲慘,國際人道法面臨嚴峻的挑戰。

      由于人道關注經常無可奈何地退居于政治和安全考慮之后,紅十字國際委員會的對策是起草一項“人道戰略”,包括下列一些內容:

      ——組織各國政府專家研究在當前世界政治、經濟生活及戰亂中如何運用國際人道法,如何與各國有關法律相銜接、補充。

      ——廣泛傳播國際人道法,重點為政府官員、武裝部隊成員、學生。

      ——積極促成設立國際刑事法庭。如1993年2月在荷蘭海牙設立“前南斯拉夫問題國際法庭”;1994年11月在坦桑尼亞阿魯沙設立“盧旺達問題國際法庭”,對違反日內瓦公約的行為進行審判。

      國際人道法不是靜止的,隨著世界形勢的變化而不斷修訂、充實和發展。

河北时时彩推荐号码查询